> 歷史小說 > 三國之董卓之婿 > 第一百三十一章:伍長郝昭
    望著那期待的表情,賈詡有些意外,疑惑為何沈輔對這盜賊出身的將領,如此看重。

    賈詡當然不知道,但沈輔知道,三國陸戰第一人,或許不好說,名將實在太多了,但水戰第一人,沈輔認為,乃前世周郎,周公瑾,而周瑜之下,則要數水中蛟龍甘興霸,此人遇水化龍,水陸皆能,實乃未來沈輔預定的水軍大將之一,至于周瑜,沈輔經過多番打探,以知其在廬江,在得知甘寧消息后,便以命皇城司想辦法將其帶來。

    前世曹操敗赤壁,而失天下,除了多年大勝,致使其驕傲自滿外,缺乏優秀的水軍將能,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沈輔穿越而來,豈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,不管未來幾何,先把人才握在手中在說。

    “稟主公,姜敘等人回報,張任同甘寧似乎極為不合,甘寧雖武藝高強,但性格彪悍,所以常有以下犯上之舉,張任代替嚴顏為巴蜀主將時,據說其就著急的阻攔,且也因為甘寧的出身,在蜀中經常收到排擠,遲遲不為重用,尤其是嚴顏回轉巴蜀后,則更是被張任丟在了一邊,臣準備回信,讓其二人,借助時機,挑撥離間,迫使甘寧投降我軍,分化蜀軍的力量”賈詡道。

    “好”沈輔點頭后,道:“若能讓甘寧來投,孤必重賞之”

    “諾”

    “主公,主公”這時,只見胡車兒激動的帶著一名年紀不大,但身材壯碩的伍長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車兒”沈輔看后,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稟主公,陳倉大勝”胡車兒高聲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”沈輔和賈詡面色一動。

    “屬下拜見主公”來人單膝跪拜后,手持一封書信,有些疲憊的喘息道:“稟主公,我軍兩天前,全殲漢中大軍,斬殺三萬,俘虜一萬三千之眾,子龍將軍親斬張衛,高順將軍擒拿閻圃,胡軫將軍拿下了散關”

    沈輔聽后,一把將信件接了過去,當仔細看完后,頓時重重的一拍旁邊的石桌,只聽似乎炸響聲后,石桌上一個微微凹陷的手印出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旁邊的賈詡頓時目光一呆,來送信的伍長看后,更是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伯平,果大將之才,為此戰第一功臣”沈輔高聲贊賞道。

    “恭賀主公”胡車兒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沈輔興奮的笑了笑后,扭頭看向了賈詡,當望著那呆住的表情,頓時不解道:“文和,你怎么了,莫非被伯平的戰績給嚇到了”

    賈詡一愣,指著石桌敬佩道:“主公。。”

    沈輔低頭一看,望著那石桌上的手印,以及被嚇住的傳信伍長,不由苦笑道:“孤失態了”

    最近霸王之血似乎漸漸融入他的身體,整個人不但精神越發旺盛,力量更是大了許多。

    賈詡呼了一口氣后,敬佩道:“主公,真乃天生神力”

    “天生神力,亦不如伯平之功”沈輔拿著信件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所言甚是,雖然我等一直希望高將軍能反戈一擊,為收復漢中打下基礎,但未想到竟是如此大勝,主公當眾賞之”賈詡認真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”沈輔說后,望著來送信的伍長,關心道:“伯平他們損失如何?”

    “稟主公,為了實行反攻,也為了消磨漢中大軍的士氣,更為了讓胡軫將軍所帶來援助的五千精兵能夠養精蓄銳,誓死殺敵,將軍以本部不足萬人的兵力,死守關卡,血戰八日,此戰我軍死傷七千之多,陷陣營傷亡八百之數,校尉死傷五人,校尉以下死傷二十三人,而趙云將軍,胡軫將軍的兵馬,確損失不大”伍長的語氣有些沉重道。

    賈詡目光一動,隨即感嘆道:“看來伯平是用血換來了這場大勝,寧肯自己硬抗,也要維護軍心,做最后一搏,當日河內之戰,伯平也是如此,為主公之大業,從不計較各人損失,實為軍中之楷模,讓人敬佩啊!”

    沈輔聽后,緩緩坐下,搖頭道:“還不止如此,文和,你看看“

    賈詡接過信件一看后,佩服的施禮道:“恭賀主公有如此大將”

    “伯平的信中,只字不言自己,全是給子龍,胡軫請功”

    “其實自河內開始,孤就把他當做兄弟看,他也代表著,如今的朝廷,不僅僅只有西涼鐵騎,更包容天下”沈輔說道這里后,嚴肅道:“立刻傳令回長安,待大戰結束之后,命大伯四女沈柔下嫁高順為妻,高順正妻早故,留有一子,需要有人照顧,同時冊封高順為平西將軍,領三千戶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”賈詡聽后,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。。”這時,那來送信的伍長突然開口,有些忐忑道:“屬下聽說將軍的正妻雖然亡故,但夫人之妹一直在照顧府院,將軍對其很是感激,主公若是如此,一旦消息傳開,以將軍的性格,是絕不會違背主公的命令的”

    沈輔一愣,終于仔細看了一眼面前的來人,嚴肅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竟然敢駁了孤的封賞”

    來人嚇了一跳,連忙俯首跪拜道:“屬下郝昭,將軍麾下勇衛營伍長,歸屬李裕校尉”

    “大膽,就是李裕也不敢在主公面前多言一句,你區區一個伍長,這是你能摻和的,還不下去”賈詡雖然說得嚴厲,但似乎想保下這位忠誠,敢言的伍長。

    “諾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”沈輔突然一揮手。

    郝昭連忙再次跪下了,以為沈輔要怪罪了。

    “郝昭”沈輔笑著喃語了幾聲后,望著那惶恐的身影,道:“你不錯,你很不錯”

    此人不就是前世那阻攔諸葛亮二十多天,致使諸葛亮二次北伐,無功而返的陳倉守將嗎?

    郝昭聽到這話,驚訝的看了一眼沈輔。

    “孤所令之一切,都是為了讓伯平能得到應該有的榮耀,既然他家中是如此情況,孤自不會勉強,讓其難做”沈輔溫聲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大仁”郝昭立刻重重叩頭道。

    “雖位卑,確不忘主,難得,你入講武堂沒有?”沈輔道。

    “稟主公,講武堂一般需要曲長級別的才能進入”這時,旁邊的賈詡說道,知道沈輔看重此人了。

    “孤看他當個曲長沒問題”沈輔道。

    “臣明白,待會就傳信軍機閣,直棣總衙”賈詡道。

    “講武堂”郝昭呆住了,在關中,若要晉升,除了軍功之外,更要進入講武堂,尤其是曲長到校尉,更是如此,因為校尉已是各軍的中間力量,領兵兩千以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?”沈輔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屬下多謝主公”郝昭連忙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下去吧!好好努力,孤記住你了,你若表現的不好,丟了孤的面子,孤就把你一擼到底,給孤養馬去”沈輔道。

    “諾”

    待郝昭帶著興奮的離去后不久,楊修匆匆而來,激動道:“主公,大喜啊!殿閣來報,陳倉。。”

    “孤已經知道了”沈輔拿著密信,笑道。

    楊修一愣后,道:“原來高順將軍已經派人了,臣恭賀主公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”

    “主公,除此之外,高順將軍有沒有說楊昂的問題?”楊修問道。

    “楊昂”沈輔一愣。

    “楊昂落入我軍手中了”只見賈詡大喊了一聲,比知道了陳倉大捷還要激動。三國之董卓之婿最新章節就來網址:Www.BiQuYun.Com

廣告QQ聯系:1511923161  家裝屋

淫乱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