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玄幻小說 > 牧神記 > 第一六零九章 昊天帝
    白玉瓊來見孟云歸,卻見孟云歸正在插花,手中捏著一枝花,卻遲遲插不下去。

    插花考驗的是藝術感和空間層次感,插出來的花在空間上有著層次之分,陰影,留白,展現視覺沖擊力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去,都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。

    作為術數大家,插花其實不難,而孟云歸卻怔住了。

    白玉瓊走上前去,笑道:“孟師兄在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孟云歸輕聲道:“我有一個夢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玉瓊不解。

    孟云歸清醒過來,把玉辰子的話從腦袋里清除出去,笑道:“一句囈語罷了。白天師,你要我辦的事情,我已經辦到了,你可以放心了。但下不為例,不可再有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白玉瓊道:“當然不會再有第二次。這天下即將一統,像我們這樣的天師,在今后已經很難再有用武之地了。昊天尊登基稱帝,所有權力盡握手中,無人能夠與他抗衡,沒有任何勢力能夠對抗天庭。我們這些天師,離卸甲歸田也就不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孟云歸道:“憑我們的功勞,你我好歹能夠分到一座諸天,在我們的諸天中,人族可以活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白玉瓊目光閃動,壓低嗓音,道:“你去過南天嗎?”

    孟云歸瞥她一眼,默不作聲。

    白玉瓊道:“南天人族,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,而是牲口,讓我不寒而栗。我上次去南天,幾乎是逃著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孟云歸沉默。

    白玉瓊道:“火天尊的做法,有些太無恥,明著是說保全人族,但其實是把人族當成牲口,自己則是給半神養牲口的牧犬。咱們功成名就之后,麾下的諸天,會變成南天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會!”

    孟云歸這話一出,才覺得自己語氣重了,放緩語氣道:“我們與火天尊不同,火天尊求的是權勢,我們求的是一個安身之地。他求權勢,必須要討好半神,拉攏半神,放低姿態,搖尾乞憐,因此火天尊在對付開皇對付牧天尊時,總是沖在最前面。我們則是憑自己的本事,撈取功勞,用功勞換一個安身立命之地。”

    白玉瓊遲疑一下,道:“倘若天下太平了,天庭下令讓我們的領地變成南天呢?”

    孟云歸眼角抖了抖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孟云歸道:“不要想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,你我做好本分即可。火天尊取死有道,已經活不了太久了。我在很早之前便預見了他的死亡,告訴了虛天尊,倘若虛天尊嫁給他必然會受其牽連。而今,已經到了應驗的時候了。”(詳見第一二三四章太帝無雙)

    白玉瓊思索片刻,道:“那么我們,會成為第二個火天尊嗎?昊天尊信不過人族火天尊,難道便能信得過人族白天師,人族孟天師?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孟云歸低喝一聲,四下看了一眼,神態嚴肅:“白師妹,你我曾是同門,我這才提醒你,否則你也是取死有道!你現在的言行非常危險,今時不同往日,你說錯任何話,都可能給你帶來殺身之禍!從前有十天尊,因此說錯話沒什么,而現在只有昊天尊,就算天尊說錯話也會死!”

    白玉瓊嘆了口氣,躬了躬身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孟云歸捏著花枝,繼續插花,喃喃道:“我有一個夢想……該死的!”

    玉辰子安心下來,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住所,上宰大臣給他安排的住處可以說遍布眼線,他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監視得明明白白,沒有半點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他也不以為意,坦然住下,該吃吃該睡睡,沒有絲毫壓力。

    天庭則在忙碌開來,張羅著昊天尊的登基大典。

    到了登基大典這一天,可謂是熱鬧至極,又神圣莊嚴,諸天萬界的主宰紛紛趕來,各種神圣展現各色異象,天上有神女衣裙飄飄,灑下朵朵神花。

    花瓣滿地,前來參加大典的各路神圣根本不會踩在地面上,而是行走在厚厚的花瓣上。

    天界張燈結彩,每家每戶都掛著燈籠,看守門戶的神獸也紛紛抖擻精神,龍蟠在柱子上,鳳凰飛上枝頭,麒麟坐在門前,威風凜凜。

    大典舉行,太初天帝身著帝袍,頭戴帝冠,接受群臣膜拜。

    昊天尊也跪在下面,叩拜太初。

    宣禮官唱禮,禮罷之后,太初天帝焚香禱祝,說了退位讓賢的祝詞,如德行有缺愧居其位云云,又贊揚昊天尊的才干品德,因此退位,請昊天帝登基。

    太初天帝摘下帝棺,脫了帝袍,放在玉盤上。

    昊天尊慌忙拒絕,誠惶誠恐。

    太初天帝不悅,堅決退位,立他為帝。

    昊天尊跪地,磕頭連連,求父皇收回成命。

    太初再度要求昊天尊登基,昊天尊伏地嚎啕大哭,推辭不已。

    太初天帝勃然大怒,喝道:“昊兒,你要看老父死在這個位子上,你才肯登基嗎?”說罷,拔出帝劍,便要自刎。

    群臣慌忙上前,勸住太初天帝。

    太初天帝掙扎不得,只得擲劍,喝道:“你們勸我有何用?去勸進新帝,讓他登基才是!”

    群臣又去勸昊天尊,昊天尊伏在地上大哭了一場,眾人再勸,他這才止住哭,被群臣攙扶起來,送到凌霄殿的帝座上。

    太初親自為他戴上帝棺,穿上帝袍,而后一步一步退了下來。

    群臣跪拜,高呼昊天帝。

    太初也跟著跪拜下來,高呼昊天帝。

    昊天尊嘆道:“朕才德淺薄,全賴諸君扶持,這才國泰民安,天下太平,諸天興盛,匪亂不起。諸君,今后日子漫長,還望多多扶持朕。眾愛卿,平身吧,請入席。”

    眾人起身,各自入席,神女侍者魚貫而入,流水般奉上各種珍饈佳肴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突然有神將來報:“有人負荊請罪,跪在南天門外!”

    朝堂上一片嘩然,群臣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牧天尊真的來降朕了?”

    昊天帝心中微動,笑道:“給朕將請罪之人押上來。”

    過了不久,果真有一人光著膀子,倒背雙手被捆綁結實,背后還插著些荊條,被押上朝堂。

    昊天帝凝目看去,有些失望,群臣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,一個個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“陛下登基,東帝青龍聞風來降,此乃大吉之兆!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稱賀,東帝青龍跪伏在地,朗聲道:“陛下順天應人,臣心服口服,自知難以對抗天威,特來歸降。懇請陛下責罰!”

    昊天帝起身,邁步來到東帝青龍身旁,從他背上抽出一根荊條,啪啪抽了幾鞭,隨即丟了荊條,伸出雙手將他攙起。

    “來人,備袍,給青龍披上。”

    昊天帝笑道:“青龍勿怪,之所以還要抽你,是因為你從前與朕為敵,自立為帝,所以要鞭笞責打。不過,你知道悔改,朕欣賞你的才能,所以愿意接納,不計前嫌。”

    東帝青龍哽咽道:“陛下知遇之恩,不殺之恩,青龍肝腦涂地也無以報答!”

    昊天帝哈哈大笑,為他披上衣袍,道:“愛卿入座。”

    東帝青龍坐下。

    太初微微皺眉,東帝青龍歸降出乎他的預料,東天青帝是他的人,昊天尊一統天下,早晚會對東極天動兵,到那時,東天和東極天都是太初的領地。

    而現在東帝青龍來降,這塊領地便直接歸入昊天帝的名下!

    “只能忍了。”太初心中默默道。

    突然,又有神官高聲唱道:“叛賊牧天尊使者玉辰子,上殿獻降表祈降,求天恩浩蕩,網開一面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又是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昊天帝面帶笑容,心中大快,瞥了太初一眼,心道:“朕登基第一日,功績便勝過你幾十萬年!父神,你斗不過我,這帝位,我已經坐穩。”

    玉辰子上殿,垂頭,雙手高舉降表,腳步很慢,走入殿中跪拜下來,朗聲道:“罪臣秦牧知陛下武功蓋世,天威浩蕩,不能敵也,因此祈降!”

    昊天帝哈哈大笑,起身道:“牧天尊與我雖是敵人,但朕也欽佩他的勇武,朕能得此一員大將,勝過得天下!降表呈來!”

    上宰大臣慌忙將降表取來,昊天帝意氣風發:“念!”

    上宰大臣遲疑一下,展開降表念去,朝堂中群臣聽到秦牧的降表,哄笑一片,很是快活。

    而秦牧在降表中所列出的延康財富,更是讓他們動心,一雙雙眼睛散發出幽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即便是天尊,也不禁為延康的財富心動,各自盤算自己能夠瓜分到多少財富。

    上宰大臣念到秦牧所寫的“臣已睡了”,突然靈光一閃,跳過這段話不念。

    昊天帝微微一笑,心道:“他倒識趣,是個可造之材。只是閬涴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上宰大臣讀完降表,將降表呈給昊天帝。

    昊天帝把降表放在一旁,淡淡道:“牧天尊文采飛揚,朕以為降表當印發幾百萬冊,發到各個諸天中去,讓你們這些大老粗都學習學習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朝中一片歌功頌德。

    昊天帝心花怒放,宴賞群臣,待到大典過后,群臣散去,只有火天尊、虛天尊、祖神王、太初、太極、陰天子等人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昊天帝道:“牧天尊舉國投降,茲事重大,因此留下諸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祖神王連忙道:“陛下客氣,而今我們是臣子,豈能再稱我們為道友?折煞我們了!陛下倘若覺得我們還有用,稱一聲愛卿,便已經是得天之幸了!”

    昊天帝假意道:“當年太上皇在位時,對天公土伯尚且稱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陰天子出列,高聲道:“此一時彼一時也!一朝天帝一朝臣,舊時的規矩不能用在今日的朝堂上!”

    昊天帝勉為其難道:“那么朕只好從善如流了。諸位愛卿,延康你們看該怎么分?”

    火天尊躬身道:“陛下,延康乃是人族,按理應該歸入我南天的管轄!我乃人族天尊,不消幾年,便可以將延康的反賊調教得永無反叛之心!”

    昊天尊淡淡道:“延康富庶,火愛卿有這么大的胃口,一口吞下去?”

    火天尊道:“陛下,人族歸臣打理,咱們當年有過約定……”

    陰天子笑道:“火天尊,此一時彼一時也。過去的約定,怎么能用到現在?普天之下莫非帝土,率土之濱莫非帝臣。整個宇宙洪荒都是陛下的,哪有什么你的我的?”

    眾天尊一起皺眉。

    火天尊冷笑道:“陰天子,這里也有你說話的份兒?下去!”

    昊天帝微笑道:“忘記告訴火愛卿,陰天子已經不是冥帝了,朕打算封他為陰天尊。”

    火天尊氣極而笑:“從前封天尊,靠的是功德,后來靠的是武力,現在封天尊難道靠馬屁不成?我羞與之為伍!”

    昊天尊臉色微變,哈哈笑道:“火愛卿還是火爆脾氣,一點沒改。哈哈哈,陰天子封天尊之事暫且按下。朕能坐上這個位子,火愛卿居功至偉,朕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火天尊慌忙起身舉杯,慚愧道:“陛下,臣的脾性一直沒改,讓陛下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昊天尊一飲而盡,放下酒杯,笑道:“火愛卿的脾性朕還能不清楚?你我雖不是親兄弟,但勝似親兄弟!朕的江山,有你一半!”牧神記最新章節就來網址:Www.BiQuYun.Com

廣告QQ聯系:1511923161  家裝屋

淫乱小说 漫画家赚钱机制 女生要有赚钱的能力 美团外卖公司如何赚钱的 贸易如何用承兑汇票赚钱 梦幻西游多少级押镖最赚钱吗 买摩托车怎么赚钱吗 主播哪个平台赚钱多 怎么培养赚钱的脑子 工科和理科那个赚钱 像素农场物语赚钱 赚钱厉害的人都有什么品质 勤奋赚钱